AR逆势大涨,谁在疯狂押注?


来源:纵横网 浏览量(2.1w) 2023-12-30 11:12:00

2023年,VR向左,AR向右。当Pico等一众VR厂商爆出裁员和销量暴跌的消息时,AR却一路高歌猛进,为遇冷的头显市场带来些许希望。

日前,市场调查机构IDC发布报告,称2023年中国AR出货量24万台,较上年增长133.9%。此外,该机构还预测,2023年中国AR市场规增速或将达到101.0%。

AR逆势大涨,谁在疯狂押注?_https://www.izongheng.net_AR/VR_第1张

图源|pixabay.com

VR(Virtual Reality)意为虚拟现实,而AR(Augmented Reality)即增强现实,两者的产品目前均主要用于游戏、影音娱乐等场景,产品单价均在2000-3000元之间。VR试图打造完全虚拟的体验,AR则将虚拟与现实场景结合,从而产生辅助效应,比如翻译、协助办公等商务需求。正因如此,AR眼镜被视作继智能手机之的下一个智能终端。

苹果公司推出Vision Pro,无疑有着标志意义。今年夏天,该公司在WWDC2023开发者大会上发布了Apple Vision Pro。人们戴上Apple Vision Pro,只用眼睛就可以打开App和操作Mac电脑未完成的任务,而且还可以拍照。

据悉,Apple Vision Pro已经实现量产,供应链做好了年产100万台的准备,新产品将于2024年1月在北美发售。事实上,过去一年,不仅Rokid、雷鸟等新兴品牌加入争夺,就连小米、华为、联想等手机厂商也都纷纷入局。

非凡市声背后,一场AR重构消费电子的战事已经悄然开启。比如,Micro-LED、光波导等是AR设备的硬核技术,受此影响也迎来资金和创业公司的押注。亿邦动力梳理了AR设备的上下游玩家,试图从产业链上把握这场生态重构,以及消费级AR眼镜的潮水走向。

Micro-LED整体量产突破,显示屏方案上市企业获益

2024年1月,北美发售的Apple Vision Pro,据称将搭载硅基OLED屏幕。它的PPD(Pixels per Degree,角分辨率)数值约为35-40,高于同类竞品,更加接近人眼。

一款完整的AR眼镜,主要由四大模块组成,即拍摄、处理、显示和交互。显示是AR眼镜的核心模块,占整个硬件成本的5-7成,它的硬件设备包括由硅基OLED、Micro-LED等构成的显示屏幕,以及由Birdbath、光波导和自由曲面构成的成像元件。

Apple Vision Pro所搭载的硅基OLED屏幕,又称OLEDoS,可将单个像素点的尺寸缩小至1/10左右,从而实现更高的精度,让AR的显示效果更为真实。不过在明亮场景下,硅基OLED的显示效果会大打折扣,而Micro-LED很好解决了前者在在亮度上的缺陷,但工艺难度更高,良品率也不如硅基OLED。

亿邦动力统计并对比了近两年上市的消费级AR眼镜,发现去年上市(截至2022年10月)的9款AR眼镜中,仅2款使用了Micro-LED显示屏,但今年(截至2023年10月)有4款眼镜使用了该屏幕。

AR逆势大涨,谁在疯狂押注?_https://www.izongheng.net_AR/VR_第2张

近年来,消费级AR迅速崛起,也带动一批LCD和OLED厂商升级产品,并在智能手机和电视之外,寻找新的增长空间。Apple Vision Pro能做到年产100万台,很大程度上就来自中国供应商的支持,包括领益智造和立讯精密。

亿邦动力梳理了23家AR供应链上市企业,其中9家光学成像方案商,5家为芯片与芯片封装企业,5家为显示屏集成企业,2家为声学方案商以及代工厂。过去一年,5家芯片以及芯片封装企业的营收集体下滑。9家光学方案企业,6家营收在同比下滑。

比如做芯片的瑞芯微,2022年上半年的收入为12.42亿元,今年同期下滑31.23%至8.53亿元;光学方案服务商的中光学,去年上半年营收达17.84亿元,但今年同期降幅也高达35%。

5家显示屏企业,却仍有3家保持营收增长。尤其是利亚德,去年上半年营收为37.02亿元,今年同期增长8.54%至40.18亿元。利亚德在Micro-LED产品线上的营收也有较大提升,今年上半年Micro-LED产品的销售额近2亿元,接近2022年全年水平。

AR逆势大涨,谁在疯狂押注?_https://www.izongheng.net_AR/VR_第3张

在这样的背景下,代表市场预期的股价,或更具参考价值。亿邦动力发现,其中有18家上市企业股价均同比上涨,包括5家显示屏方案商,2家声学方案企业。在显示屏方案商中,又以维信诺(65.2%)、利亚德(11.47%)、深天马A(9.31%)三家公司股价上涨最快。

这或许得益于其在Micro-LED上的布局。比如,利亚德去年下半年就已经实现该方向的技术突破,10月旗下黑钻系列产品正式量产;深天马在今年称已打通70%-80%的技术,预计将在2025、2026年实现小规模量产;维信诺主要为头部手机和可穿戴设备提供OLED显示屏,今年也通过参股形式,将触手伸向了Micro-LED,参股企业成都辰显光电将于2024年实现量产出货。

仅就显示方案而言,Micro-LED尽管在快速增长,但仍然是增量业务,这些上市公司的主营业务仍然是为手机、电视等终端设备生产LED屏幕。因此,从短期来看,新技术对营收的贡献和对股价的拉动,可能有一定作用,但会更为务实。

今年AR眼镜显示屏最大的变化是,企业更注重在尺寸、色彩等细节上开始小微创新。比如近两年,Micro-LED厂商镭昱相继研发出0.39英寸的微显示芯片、0.22英寸的Micro-LED全彩微显示器。色彩上,以往厂商只能研发单色的Micro-LED。但今年的展会以及雷鸟新品发布会上,已出现了全彩Micro-LED。

一级市场热衷光学器件厂商,光波导或将是未来主流选择

AR显示模块两大构成,显示屏幕多由传统LED厂商主导,且在二级市场受到追捧,而在光学成像元件,尽管有着9家上市公司,不过仍是风险投资追逐的对象。

据亿邦动力不完全统计,今年初至10月,围绕AR眼镜产业,总共发生20轮融资,其中,有6家终端品牌,4家光学方案商,芯片和显示各2家,1家声学方案商,均获得融资。除了品牌,风险投资大多涌向了光学元器件厂商。

AR眼镜主要的光学方案分成光波导、Birdbath、自由曲面和棱镜。根据中国移动发布的数据,2022年全球发布的AR眼镜,使用光波导、Birdbath和自由曲面的比例分别为36%、32%和20%。

得益于更早实现规模化量产,Birdbath是中国AR眼镜厂商的主流选择。仅就显示性能和便捷性来说,AR眼镜的显示方案都在朝着Micro-LED +光波导的方向发展。比如,雷鸟智能眼镜先锋版就采用了Micro-LED+全息光波导。

当下,光波导方案面临量产难度大,成本高等难点,更多应用于B端产品,因此成为吸引热钱涌入的原因。亿邦动力注意到,今年拿到融资的4家光学方案商,选择的均为光波导方案。他们分别为至格科技、鲲游光电、三极光电以及灵犀微光。

从技术路径上看,上述四家光波导方案商的选择也不尽相同。目前,主流的光波导方案又分成阵列光波导与衍射光波导。Birdbath因透光率及体积问题,被视作过渡方案早已是业内共识。今年行业较大变化是衍射光波导方案取代阵列,这或将逐渐成为主流。

AR逆势大涨,谁在疯狂押注?_https://www.izongheng.net_AR/VR_第4张

获得融资的四家企业中,除灵犀微光选择了阵列光波导方案,至格科技、鲲游光电、三极光电均选择了衍射光波导方案。从披露的金额来看,至格科技和鲲游光电今年的单笔融资均已达亿元级别。灵犀微光今年连续进行了两轮股权融资,且融资额并未披露。

相比阵列光波导,衍射光波导的优点之一是更轻便。雷鸟创新相关负责人告诉亿邦动力,衍射光波导优势在于二维扩瞳,更能缩减镜腿的厚度。相比之下,使用阵列光波导方案会造成镜腿过厚,对视野造成明显的遮挡。今年雷鸟发布的两款AR眼镜新品,便首度搭载了衍射光波导方案。

雷鸟创新副总裁吴彬称,衍射比阵列在规模量产上更成熟,随着衍射方案更快步入量产阶段,优势会更明显。这一观点亦得到了Rokid相关负责人的确认。

下游整机厂商或品牌商,以订单或投资入股的方式支持上游初创企业,从而把控核心零部件的供应链,实现对产能的控制并降低成本,在消费电子行业尤为常见。比如在国外围绕苹果,诞生的“果链”;在国内,零部件厂商围绕小米则诞生的“米链”。

这一共生生态,在AR眼镜产业,亦逐渐形成。比如在光学方案环节,OPPO、小米不仅以订单形式支持至格科技,同时拿出真金白银,投资了这家公司;华为于去年发布首款观影眼镜Vision Glass,旗下哈勃投资也是鲲游光电的股东。

有人拆解过华为Vision Glass的硬件,按照供应商所属国家划分,中国供应商的成本占比为165.9 美元,占比为91.7%,其余8.3%由美国、日本和意大利的商家瓜分。

3家手机厂商入局首发新品,AR眼镜竞争格局或将打破

关键技术与硬件突破,上游生态逐渐完善,再加上投资人热情不减,也在推动终端品牌和产品出现崭新的局面。

来自市场的热情正在让投资人进入AR领域。截至今年10月底,Rokid、雷鸟创新和亮亮视野等在内的6家品牌,拿到了新钱。企查查数据显示,Rokid、致敬未知两家企业单笔融资额近亿元。在投资趋于审慎的当下,这样的融资额实属难得。

AR眼镜的上新也在明显提速。据亿邦动力不完全统计,2022年1-10月,6家AR眼镜公司,一共发布了9款新品。但在今年同期,8家企业至少发布了12款新品,其中不少公司是首次发布新品,包括米家1款、努比亚1款。

致敬未知,成立于2022年8月,今年7月一次性发布了两款新品。致敬未知CEO吴德周,因曾在字节、锤子科技以及荣耀担任要职,而备受关注,而致敬未知的资方就有阿里的身影。

AR逆势大涨,谁在疯狂押注?_https://www.izongheng.net_AR/VR_第5张

这些新入局的商家,或将打破既有的行业格局。艾瑞咨询的报告显示,今年上半年主要线上渠道中,AR眼镜市占率排名前五的品牌分别为雷鸟(32.9%)、Xreal(22.9%,由Nreal更名,)、Rokid(19.7%)、华为(11%)以及INMO(5.2%)。该排名与去年相比并无显著变化,其中最大的亮点是华为。

华为于去年12月发布的首款观影AR眼镜,在今年上半年市场占有率便达到了11%,排名第四。今年,手机厂商小米、华为入局,他们凭借在渠道以及品牌知名度上的天然优势,试图改变行业竞争格局。今年11月,手机厂商魅族也发布了首款AR眼镜。

不过,被称为AR四小龙的雷鸟、Xreal、Rokid和INMO,仍然占据着近90%的市场份额。与小米、华为等大厂相比,雷鸟、Xreal、Rokid等头部玩家的优势在于入局更早,如今仍然保持着一定的上新速度,即近两年每年上新两款。

分析近两年的新品,亦不难看出行业在技术偏好上的改变。比如光学方案上,Birdbath因两年前实现量产,成熟更高一直是主流选择。去年发布的9款新品中有4款,今年的12款新品中有5款,均选择该方案。

衍射光波导方案渐渐成为主流方案,也体现在终端新品上。比如2022年虽然使用阵列光波导和衍射光波导方案的产品均有2款。但在今年,影目、雷鸟分别放弃了此前沿用的阵列以及BirdBath方案,选择了衍射光波导方案。这导致,今年使用该方案的新品就达到了4款。

除了技术路线,另一个扰动行业格局的是价格。据媒体报道,目前主流的AR眼镜价格大约在1000-5000美元之间。但是从去年开始,一些国产品牌不断下调价格,有些甚至推出千元以下的产品。在接下来的2024年,如果这些品牌无法在技术上拉开距离,价格或将成为激烈竞争的焦点。

而这些热闹市声,很大程度上是人们相信,AR眼镜或将是智能手机之后,又一个可以承载巨大用户场景和商业潜力的设备。现如今,整条产业链闻风而动,资金和创业公司也都在此押注,但至于潮水向何处去,目前还不得而知。

本文来源于微信公众号亿邦动力(ID:iebrun),作者 | 陈凯乐,编辑丨董金鹏,原文标题:《AR逆势大涨,谁在疯狂押注?》







THE END

版权声明:未经纵横网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特别提醒:如果文章内容、图片、视频出现侵权问题,请与本站联系撤下相关作品。
风险提示:纵横网呈现的所有信息仅作为学习分享,不构成投资建议,一切投资操作信息不能作为投资依据。本网站所报道的文章资料、图片、数据等信息来源于互联网,仅供参考使用,相关侵权责任由信息来源第三方承担。
本文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