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外交政策2.0:退群、贸易战、培植死忠


来源:纵横网 浏览量(2.3w) 2024-02-19 23:39:09

【纵横网】削弱与欧洲盟友的关系,以及与威权领导者之间更多地互相赞美。随着特朗普(Donald Trump)接近获得共和党总统候选人提名,他的这一外交政策议程也更加引人关注,此前他曾放话要鼓励俄罗斯攻击未达到国防开支目标的北约(NATO)国家。特朗普基本延续他在第一个任期持有的观点。但如果再次当选总统,特朗普将面对一个更加不稳定的世界,同时会试图让美国进一步退出长期的军事和经济盟约。另外,他可能会有一个更忠诚的国家安全官员团队听他的指挥。

特朗普外交政策2.0:退群、贸易战、培植死忠_https://www.izongheng.net_人物_第1张

PHOTO/IZONGHENG.NET资料库

特朗普没有具体说明他将如何处理包括中东战争的当前冲突,却大胆宣称他可以在24小时内解决乌克兰战争。他将自己变幻莫测的行事风格以及与俄罗斯总统普京(Vladimir Putin)、朝鲜领导人金正恩(Kim Jong Un)等世界最杰出强者的关系作为优势进行推销。

通过竞选活动,特朗普已在阻止美国向乌克兰提供数十亿美元额外援助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他敦促国会共和党盟友反对向乌克兰提供额外援助。他对北约的怨言在欧洲引发了担忧,台湾人也在猜测,如果特朗普主政,美国是否会阻止中国收复台湾。

两党人士都担心不稳定局势会升级到新的高度,比如,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上周二在谈及特朗普有关北约的言论时说道:“这是可耻的,是危险的,是不符合美国原则的。”而与此同时,特朗普则在描绘一个正在衰落的国家,一个牺牲自身利益为全球秩序服务的国家。

他上周三在南卡罗来纳州的一次集会上说:“到底是什么人要这样对我们?这些傻瓜是谁,这些会毁掉我们国家的人是谁?”

特朗普早在2016年当选总统前就深信美国被人占了便宜,他对强化共和党内一股孤立主义论调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同时抑制了两党对多边贸易协定的兴趣。

达特茅斯学院(Dartmouth College)从事外交政策研究的教授William C. Wohlforth说:“美国真正缩减对世界的承诺从未有如此大的可能性。”

特朗普曾表示,他将推动增加军费开支,以威慑对手。

增加贸易壁垒

总体而言,特朗普已提议对所有进口商品征收10%的关税,商界和经济界领袖认为,此举若兑现将给美国经济造成毁灭性打击。他跃跃欲试地想与欧洲汽车制造商展开关税战,并誓言美国将再次退出《巴黎协定》。他宣称,拜登与印太地区13个国家初具雏形的经济合作协议注定会胎死腹中。上周一,特朗普与多位共和党参议员谈及了他希望将对外援助变为贷款的想法。

哈德逊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高级研究员Nadia Schadlow说:“特朗普的想法是,想让我们护你周全,你得拿出真金白银。你想要一个更好的贸易环境,那得给我们一个更好的贸易环境。”Schadlow曾在特朗普主政时期担任负责战略的副国家安全顾问。

特朗普此前表示,他将推动增加军费开支,以阻止对手挑战美国或发动其他战争。担任总统期间,他曾提议美国从韩国、德国等一些国家撤军。他曾表示,将扩大国内能源生产,减少对外国供应的依赖,并誓言要实施严格的移民管制措施。这些都在他的“美国优先”议程之列。

曾在博尔顿(John Bolton)担任特朗普国家安全顾问时期任博尔顿幕僚长的Fred Fleitz说:“这是对过去25年甚至更长时间里全球主义者和新保守主义者所犯错误的回应,它引起了美国人民的共鸣。”民调显示,在特朗普主政时期,共和党人尤其不再那么热衷于让美国在全球事务中发挥主导作用。

博尔顿在2019年被特朗普解雇,部分原因是他过于鹰派,现在他已背叛了他的前老板。博尔顿警告说,特朗普将使美国与盟友孤立开来,并可能完全退出北约,他认为特朗普担任总统时曾在2018年考虑退出北约。

拜登竞选团队上周五表示,将在摇摆州密歇根州、威斯康星州和宾夕法尼亚州推出一则广告,强调特朗普对北约的立场,并声称北约唯一一次不得不采取行动保卫成员国的情况是在2001年“9.11”恐怖袭击之后。

去年美国国会悄悄地在年度国防政策议案中加入了一项两党修正案,拜登已签署该议案使之成为法律。该修正案规定,任何总统在“暂停、终止、谴责或退出”北约之前,必须获得参议院三分之二的赞成票或国会立法。该修正案禁止将任何资金用于退约。

肯塔基州共和党籍联邦众议员Andy Barr表示,特朗普言论所引发的反应过于夸张。Barr称,特朗普的表态正在欧洲促进对话,相关对话有助于推动北约盟友依靠自身力量做更多事情。他说:“这本身就会让北约变强。”

Barr说他不赞同特朗普关于暗示投入不足的北约盟友该被俄罗斯攻击的言辞。“这么说吧,明白言论可能如何被误读对每一位总统而言都很重要,”Barr说。“我们需要威慑力,任何可能被误读为美国对北约的承诺发生动摇的言论都会破坏基本的威慑力。”

更多死忠的政府官员

如果特朗普二度入主白宫,人事问题将是影响其外交政策形态的一个关键因素。对于美国应该以多积极的姿态在国际舞台上发挥作用,共和党人意见不一,一些人主张采取较为强硬的路线,另一些人则认为美国应该回撤并重新专注于国内事务。特朗普很可能会让后一类人环绕在自己周围。

特朗普目前的外交政策和国家安全顾问包括彭斯(Mike Pence)担任副总统时的前国家安全顾问凯洛格(Keith Kellogg)、特朗普的前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前大使兼美国国家情报局代理局长格雷内尔(Richard Grenell)、前情报总监拉特克利夫(John Ratcliffe)和前国家安全顾问奥布莱恩(Robert O'Brien)等人。他们都被视为会在另一届特朗普政府中担任要职的候选人。

曾在特朗普政府任职的一些官员已私下表达担忧,认为在可能的第二任期内,政府中愿意反对特朗普高度激进主张的高级官员会很少。特朗普在第一个四年任期内经常抱怨其幕僚对他不够忠诚,博尔顿和其他一些外交政策观点不同的人在内部进行过反击。据接近特朗普的人称,他正计划清除那些不肯对他言听计从的人。

得克萨斯州共和党议员、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主席麦考尔(Michael McCaul)上周五告诉记者,如果特朗普能再次入主白宫,那么政府中需要有像他那样的传统主义者,因为特朗普需要有他的耳目,以确保自己不会被孤立。

特朗普可能重返椭圆形办公室之际,美国的对手正变得越来越强大。

“与过去的一大不同就是这个破坏者轴心:俄罗斯、中国、伊朗、朝鲜,”Schadlow说。“这些国家正在形成一个比以往更有凝聚力的联盟。这是特朗普必须应对的新形势。”

在伊朗问题上,特朗普将重拾他在第一个任期的较强硬政策,当时他终止了奥巴马(Obama)时代达成的伊朗限制核计划以换取制裁减免的协议。特朗普的盟友已表示,他很可能会寻求实施新的制裁措施。但特朗普尚未具体说明他将如何处理当前的敌对态势。

接近特朗普的人士说,他可能会寻求扩大《亚伯拉罕协议》(Abraham Accords)。该协议是他第一个任期内的一项重大成就,促成以色列与几个阿拉伯国家的关系正常化。特朗普的女婿贾里德·库什纳(Jared Kushner)在该协议谈判中发挥了核心作用。库什纳创办了一家私募股权投资公司,从沙特、阿联酋和卡塔尔投资者手中筹集了资金。库什纳已表示,如果特朗普再次当选总统,他不会重新加入白宫。但外界预计,库什纳仍将从旁发挥影响力。

特朗普还必须应对日益好战的朝鲜,美国官员称朝鲜目前正向俄罗斯供应武器。特朗普起初对金正恩怀有敌意,并曾在2017年誓言称,朝鲜若威胁美国,将“遭遇世界上从未见过的烈焰与怒火”。但随后,特朗普不惜冒高风险寻求与朝鲜握手言和,但未能达成任何协议。特朗普很喜欢他口中由这位朝鲜独裁者寄来的“情书”。

特朗普鲜少谈及他如果再度当选总统会如何应对朝鲜;去年12月,他驳斥了Politico的一篇报道,该报道称特朗普正考虑改变美国政策,允许朝鲜保留核武器,但要停止制造新的核武器,以换取经济制裁的解除。

对华软硬兼施

对于中国,特朗普誓言要在贸易问题上采取更加激进做法,表示希望取消与中国的正常贸易关系,这一法律步骤将自动提高从玩具、飞机到工业材料等所有产品的关税。他曾谈到要征收超过60%的关税。

如果特朗普赢得大选,可能会加速美国的衰落,而且他似乎不愿保卫台湾。另一方面,也有人担心,特朗普在贸易问题上的强硬立场可能会对这两个世界大国之间本已紧张的经济关系造成巨大打击,而这种经济关系为中美双边关系的基础。

与此同时,特朗普还称赞了匈牙利总理欧尔班(Viktor Orban),并表示要拜访阿根廷新总统、自称推崇无政府资本主义的米莱(Javier Milei)。

中国已明确表示希望收复台湾,特朗普最近回避了这一问题。

特朗普去年夏天在福斯新闻(Fox News)的节目中被问及美国是否应该保卫台湾时说:“如果回答这个问题,就会让我在谈判中处于非常不利的位置。”他补充说:“话虽如此,台湾确实拿走了我们所有的芯片业务。”台湾是一个领先的半导体生产地。

“他们明白特朗普是个不折不扣的我行我素不顾后果的人,”Bremmer谈到伊朗时说,“我认为有理由认为,拜登渐进得多、谨慎得多的政策已经令伊朗人觉得,在让自己面临任何严重风险之前,他们还可以再放手去折腾。”

Bremmer认为,特朗普的路线也可能适得其反。他补充说,特朗普在任期间没有发生过大规模战争。

在谈到特朗普第二个任期的不确定性时,Bremmer说:“这就像克林特·伊斯特伍德(Clint Eastwood)说的:你够幸运吗?在我们谈论的冲突数量如此之多的情况下,你又有多少次真正认为够幸运呢?”

特朗普的盟友、佛罗里达州共和党众议员Matt Gaetz说,有关特朗普第二个任期的悲观预测将被证明是错误的。

“2015年和2016年时,大家都说特朗普会反复无常,他将发动战争,他的性情会给美国人造成生命损失,”Gaetz说。“但恰恰相反。特朗普通过实力给我们带来了和平。”







THE END

版权声明:未经纵横网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特别提醒:如果文章内容、图片、视频出现侵权问题,请与本站联系撤下相关作品。
风险提示:纵横网呈现的所有信息仅作为学习分享,不构成投资建议,一切投资操作信息不能作为投资依据。本网站所报道的文章资料、图片、数据等信息来源于互联网,仅供参考使用,相关侵权责任由信息来源第三方承担。
本文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