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吸金400亿,年轻人住不起经济型酒店


来源:纵横网 浏览量(1.1w) 2024-05-05 11:32:18

“不是五一不出去,而是酒店住不起”,小长假即将来临,年轻人纷纷吐槽经济型酒店也不再“经济”。

经济型酒店,曾是打工人出差、年轻人旅游住宿的高性价比之选。遍地的汉庭、如家、七天酒店,让他们能够住上一个平价酒店,减少“踩雷”风险。

相比于近期许多知名五星级酒店折价甩卖甚至破产,经济型酒店过去一年赚得盆满钵满。2023年度财报显示,华住集团、锦江酒店、首旅如家酒店实现营收、利润双增。

拥有汉庭、桔子、全季等多个品牌的华住集团,2023年营收同比增长57.9%至约218.8亿元,其中,中国分部的收入为174.38亿元,同比增长63.7%。锦江酒店、首旅如家酒店的营收分别为146.92亿元、77.92亿元。粗略计算,三家经济型酒店过去一年在国内“吸金”近400亿元。

但硬币的另一面是,随着企业降本增效,打工人差旅报销下调,旅游住宿开支更加精打细算,但他们却发现,经济型酒店价格却越来越贵了。

尽管酒店因位置、服务、硬件设备等不同,定价呈现波动,但如今寻找一家价格在200元以下的如家、汉庭酒店,变得愈加困难,在很多非一线城市,一晚的住宿费用也都动辄300元、400元。

年轻人青睐的经济型酒店,为什么越来越不经济了?

酒店涨价、差旅报销下降,打工人快住不起

在杭州一家锦江酒店工作的王璐,过去一年听到客户最多的抱怨便是“公司的差旅报销标准降低了”。王璐所在的门店,是集团内部定位中端的经济型酒店,“有的客人差旅报销标准从400元降到300元,即使不住锦江,住别的地方也比较困难”。

相比于锦江集团旗下的锦江之星、七天连锁酒店,锦江集团这两年重点布局中高端,王璐向Tech星球介绍,这几乎也是华住酒店、首旅如家在内的经济型酒店的一致选择。

从最新财报里面可以看到,华住、锦江的中高端酒店已经基本占到一半比例,这也是打工人在住宿时,碰到越来越多高价酒店的原因之一。

但经济型酒店布局中高端,并非是近两年才发生,王璐说,早在2013年,他们就通过亲自下场升级改造或者收购形式,打造了许多中端品牌,到2019年,以全季、桔子水晶为代表的中端酒店,都已经初具品牌效应。定位中高端的亚朵酒店,也是抓住这一红利期,迅速崛起。

那时候,酒店“押”的是消费升级,王璐说,诸如锦江之星、七天酒店这些品牌显然无法满足用户需求,“处于100元到200元价格区间的低端经济型酒店,其实很尴尬,商务人士不喜欢,学生又会嫌贵,他们宁愿去住青年旅舍。”

而在集团内部定位的中端酒店,其实也属于经济型酒店,只提供住宿和早餐,只不过进行了升级改善,王璐介绍,以她所在的酒店为例,定位于中端,早餐会有88个菜品,包含明火档口、中西结合的菜系,但另一个低端的经济型酒店早餐不会超过18个菜品。

另一区别在于,很多低端经济型酒店为了压缩成本,房间都会放置需要付费才能消费的水、零食,但中端酒店会更注重提升入住体验,全部免费提供。

酒店越来越贵的另一大因素在于,在酒店布局中高端的同时,也砍掉了大批经济型门店,以及部分单体酒店抗风险能力较差选择闭店,造成市场上供给不足,尤其在去年疫情刚放开后的“五一”小长假里,报复性增加的旅游和商务出差,让经济型酒店价格翻五倍、十倍式增长,动辄上千元,价格比肩五星级酒店。

以三大经济型酒店为例,2023年,首旅如家关店947家,主要为轻管理及如家1.0等经济型产品,同期首旅如家净开业中高端酒店204家,同比上升53.38%。

中国饭店协会发布的《中国酒店业发展报告》显示,从整个市场来看,2020-2022年客房数量缩减最多的是经济型酒店,一共减少了355.9万间。

在王璐看来,作为酒店营收的主要收入来源之一,曾经企业会为了面子和提升员工待遇,去为酒店升级买单,但如今降本增效,差旅报销标准普遍下降。工作期间,她也曾听说过,接下来锦江集团会把锦江之星这个品牌重新打响,但她不确定,这是为了完整的品牌力建设,还是重新加码中低端的经济型酒店。

抄底涌入、加盟高涨,经济型酒店狂吸金

尽管涨价争议不止,但经济型酒店过去一年赚钱能力十足,纷纷交出一份不错的年报。

整体来看,2023年他们都实现净利润大幅增长,其中,锦江酒店涨幅最高,录得10.02亿元,同比增长691%。华住集团利润额最高,录得40.85亿元,同比增长超3倍,并用一年时间就赚回疫情三年间亏损的钱。首旅如家酒店则是录得7.95亿元,同比增长237.85%。

作为酒店的关键指标,ADR(日均房价)、RevPAR(平均可出租客房收入)也普遍出现增长。以日均房价看,2023年华住集团、锦江酒店、首旅酒店分别录得299元、253元和251元。其中,首旅酒店日均房价涨幅最大,同比增长32.8%,其次是华住酒店为26.6%,锦江酒店涨幅则在20%以下。

这就意味着,无论是假期供不应求下的涨价,还是中高端布局,对经济型酒店的业绩增长,都功不可没。

而另一方面,酒店多是以轻资产的加盟模式“跑马圈地”,以华住集团为例,九成门店都是加盟,从2013年到2023年,其租赁及自有酒店,从565家增长至691家,而管理加盟酒店,则从835家增长至8526家,翻了10倍。

酒店是典型的重资产投资行业,如何选址、定价,关乎企业生死。一位经济型酒店的招商人员,甚至非常直白地对Tech星球表示,定准价快速回本,就是加盟商割客户“韭菜”,没定好价亏损,就是酒店割加盟商“韭菜”。

过去一年,华住、锦江和如家新增开店数量皆在千家以上。一方面,投资中端的经济型酒店,对加盟商而言,更容易回本。

汉庭酒店加盟商杨阳向Tech星球介绍,其加盟的是汉庭全新3.5版本,汉庭的报价基本在每间房80000元,100间房间就相当于是800万的建造成本。而在杭州这样的城市,一年的租金起码要准备在300万以上,因此,前期投入达千万元。

理想的酒店回本模型是三年,杨阳介绍,在酒店有一个术语是“过夜成本”,比如,在杭州,一间汉庭酒店是90元“过夜成本”,运营成本在90元左右,如果按照190元成本计算,酒店会卖到280元,按照90%入住率计算,相当于250元一间,一天利润是60元。按照一间房间8万元的投入成本,相当于1330天回本,约合3.6年。

对于经济型酒店吸金能力,在杨阳来看,这得益于有限服务的酒店模式,即将传统酒店不盈利的餐饮、按摩、KTV、棋牌室、健身房、游泳池等去掉以后,只提供住宿、早餐等基础服务。

据他透露,其实,定位中端和中高端酒店的价格和服务会越来越接近,随着汉庭酒店版本的不断升级,以及全季酒店的开店密度不断增加,两者的差距会变得越来越少,也意味着在集团内部会形成竞争。比如,在下沉市场,一家经营数据不错的汉庭酒店旁边,不久之后,就会开一家全季酒店,这对加盟商而言,显然并不是好事。

另一方面,疫情放开之后,作为率先复苏的酒旅市场,也吸引更多投资人抄底进入“掘金”。

杨阳介绍,很多建筑工程等行业的投资人,找不到好的投资标的,就会进场酒店投资,他们对投资回报率甚至不太看重,很多都是五年以上才能回本,对他这样的酒店投资人而言,这样的回本周期太长了。还有一部分抗风险能力较差的单体酒店,也被经济型酒店“收编”,改头换面成为其中一员。

数据显示,2023年全年,中国大陆地区中档及以上品牌酒店,签约量显著回升,总签约量达972家,同比增长66%,创下近五年来的历史新高纪录。投资的热潮同样出现在民宿行业,数据显示,2023年,途家民宿平台新房东数量相比于2019增长了77%。

酒店还嫌不够贵,年轻人开始反向“薅羊毛”

“不是五一不出去,而是酒店住不起”,年轻人吐槽涨价的声音,依旧如约而至。

不过,酒店“刺客”相对低调许多。今年“五一”假期,虽然部分地区核心景区和商圈的酒店依旧是翻倍式增长,但相比去年,汉庭、如家动辄涨至1000元的频次,还是有所下降。

一位经济型酒店加盟商告诉Tech星球,一方面,是今年酒店供给的大幅增加,还有露营、民宿、自驾当天往返等其他出行方式的分流;另一方面,去年很多商旅人士都是把积攒了三年的客户,集中进行拜访,今年的报复性出差,有一定回落。

酒店从业者们也能明显感知到这些变化。王璐告诉Tech星球,去年国庆节长假期间,随着供给增多,酒店已经呈现一定回落。通常,“十一”假期前三天或者前四天满房,这之后价格才会回落,但去年她所在的酒店以及周边酒店,在假期第二天晚上就开始降价。而她所在的酒店群里的其他同行也纷纷表示,入住率有所下降。

杨阳表示,以往在杭州,3月的第三个周末就进入旺季,但今年直到清明节假期,才感受到住宿热度慢慢上升。酒店“刺客”现在更容易出现在一些小众网红景点,因为供不应求,价格上涨幅度较高,比如突然爆火的山东淄博、甘肃天水。

此外,特定的旅游时节,也容易出现涨价的现象。比如,今年洛阳牡丹文化节时期,洛阳酒店价格一度赶超三亚,在网上引起热议。以4月20日为例,洛阳豪华酒店可预定客房房价最低为1398元起,最高为5888元起。在同期的三亚豪华酒店榜单中,酒店可预定房价最高为1299元起,最低为729元起。

只不过,持续加码中高端,涨价依旧会成为经济型酒店未来发展的主旋律。去年4月,首旅如家酒店集团总经理曾对新京报表示,目前中高端酒店房量占比接近40%,但收入比例已达53%,计划未来可达60%,未来三年首旅如家将在中高端市场做“大补课”行动。

对酒店集团而言,一家中高端门店远比一家经济型门店更加赚钱。申万宏源曾在研报中测算:同样入住率的情况下,中端酒店的营收规模能达到经济型的2-2.5倍。2022年,尽管同属“全球十大酒店集团”,但万豪集团营收207.7亿美元,约等于10个华住、13个锦江、28个首旅。

而从2023年财报来看,尽管亚朵酒店的客房数量只有首旅如家的五分之一,但利润已经与后者逼近。

杨阳介绍,涨价背后,现在改造升级的经济型酒店,必须去卷服务、卷设备,他所在的酒店,会设定100多项细颗粒度的服务举措,在不同时间段、场景下赠送相应小礼品。

如今,在五星级酒店才能享受的付费洗衣服务,在中端酒店有了平替——自助洗衣房。部分中端酒店会配备价格比较高昂的洗衣机、烘干机等设备,让不少年轻人开发了一个换季洗衣的新途径,他们会拿着羽绒服和毛绒四件套,去酒店开一间百元左右的钟点房,只为洗衣服。而各个酒店附赠的零食、新中式周边产品,成为年轻人去连锁酒店“扫货”的目标。

短时间内等不到酒店降价的年轻人,先开始了“反向”薅羊毛。

(备注:文中皆为化名。)

来源 | Tech星球,作者 | 林京







THE END

版权声明:未经纵横网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特别提醒:如果文章内容、图片、视频出现侵权问题,请与本站联系撤下相关作品。
风险提示:纵横网呈现的所有信息仅作为学习分享,不构成投资建议,一切投资操作信息不能作为投资依据。本网站所报道的文章资料、图片、数据等信息来源于互联网,仅供参考使用,相关侵权责任由信息来源第三方承担。
本文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