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有着硕博水平的中小学生


来源:纵横网 浏览量(1.1w) 2024-04-20 18:37:54

都说自古英雄出少年,如今科学家也出少年。

上海市青少年科技创新比赛(简称青创赛)近日公布终审获奖名单,但这些获奖中小学生的作品,猛一看还以为是硕博士的毕业论文。

《基于表面肌电的青少年颈椎疲劳判断方法研究及应用》《从“芯”出发——基于PCB的大模型语音对话的单片机设计与探究》《基于YOLO算法和星火大模型的专注力训练系统》……单看这些标题,实在难以想象这些作品出自不到18岁的青少年之手。

观察:有着硕博水平的中小学生_https://www.izongheng.net_快讯_第1张

上海青创赛近日公布终审获奖名单,不少网民说,许多获奖项目过于专业,明显超出中小学生的课纲范围。(互联网)

上海青创赛是全国青少年科技创新大赛的地方赛事,由上海市科学技术协会、上海市教育委员会等10多个单位主办,参赛对象主要是幼儿园至高中的学生。

不过,看到这些明显“超纲”且与中小学生科研水平不符的获奖作品后,造假、代做的质疑声浪席卷而来。

有网民质疑,这又是哪位家长卷出来的报告?还是又有哪位研究生被导师下令代工?还有网民戏称,小学生就懂得博士级别的知识,可能再过几就年会达到院士水平,“何愁中国不出诺贝尔奖得主?”

真正引发舆论关注的,是一名网络博主爆料称,获得大赛一等奖的项目《基于蒙特卡洛算法的校门口便捷停车位的研究》,其中提到的蒙特卡洛算法是他当年考博的专业题。

根据网传截图,这项获奖作品的作者是来自浦东新区某小学的学生。

一场比赛出现那么多有着硕博水平的“天才小学生”,更为大赛存在造假的质疑增添些许分量。甚至有网民质疑,这名小学生实际上只写了题目,家长写作业。

有网民说,这种比赛看似是中小学生的科技创意比拼,实际上是“来自中小学生(家长)的降维打击”,“看这些项目名字我都知道人家家里是做什么的了”。也有网民呼吁主办方公开获奖作品的内容。

随着质疑的声浪愈发高涨,赛事牵头单位上海市科协星期二(4月16日)回应称,目前正调查核实。

获奖小学生所在学校的知情人士星期四(4月18日)向《南方都市报》说,获奖作品是位于创意板块,“它只是个创意……并不需要实际做出来什么成果”。

这名知情人士说,获奖学生就是大概了解蒙特卡洛算法的原理后,觉得这对校门口车辆管理有用,据此进行设想,写成五六百字的文章去参加评比。

知情人士还说,“有些东西听上去很高深,但其原理、基本规则其实并不难”,并强调点子想法肯定出自学生,“家长和老师起到的只是辅导及帮助提高完善的作用”。

但家长和老师起到的作用有多大?有没有过度参与的嫌疑?这些问题仍待进一步厘清。

“天才”辈出的科创比赛

回看过去国内的青创赛,可谓天才辈出,但涉嫌造假的例子也不少,背后往往都有“高人操盘”的迹象。

今年4月9日,网上出现15名北京邮电大学研究生实名举报导师的消息。这15名研究生指控导师郑某长期压迫学生、存在师德师风问题。

其中一项举报内容是,郑某曾要求学生帮助其女儿参加北京的科技创新比赛,称该比赛对女儿的升学提供特殊贡献,但最后以失败告终。

2020年7月,云南省昆明市盘龙区一名小六学生陈某某凭借《C10orf67在结直肠癌发生发展中的功能与机制研究》的项目,先后获得云南青创赛一等奖、全国青创赛三等奖。

当时公开的项目内容显示,陈某某是在中国科学院昆明动物研究所的实验室内独立完成细胞、基因实验,并根据实验结果统整出分析数据、实验结果等。

观察:有着硕博水平的中小学生_https://www.izongheng.net_快讯_第2张

全国青创赛官网显示,陈某某的项目简介称,通过遗传学分析,一种突变基因C10orf67,可以显著抑制细胞的增殖;进一步研究发现,该基因可调节结直肠癌细胞对化疗药物的敏感性。(互联网)

观察:有着硕博水平的中小学生_https://www.izongheng.net_快讯_第3张

陈某某独立完成实验数据的分析,制成实验记录本。根据实验记录,他2018年1月9日获知基因概念,从小学生阶段直接进阶到研究水平,仅耗时五天。(互联网)

不过,有不少高校教授对陈某某是否有能力独立完成实验提出质疑,为什么无端端要去研究这段基因?怎么设计实验?怎么体现研究目标? 这些恐怕是小学生无法解答的。

随后,中科院昆明动物研究所多名研究人员证实,陈某某是该研究所研究员陈勇彬与杨翠萍之子。一名研究员还说:“他们是一家子,他们肯定和这个课题有关系。”

最终赛事主办方调查认为,项目研究报告的专业程度超出了作者认知水平和写作能力,不可能由作者独立撰写,陈某某的奖项被撤销。

代理人战争?

无论是地方性,还是全国性的青创赛,都旨在让中小学生彼此切磋,激发他们对科学的兴趣,培养科学思维、创新精神和实践能力,如今却成了家长之间争夺教育资源发起的代理人战争,来比拼谁家底更厚、握有的资源更丰富。

在互联网上,有许多机构能为参赛学生提供“一条龙服务”。有的机构能为学生授课、提供资源;有的能组织大学导师带领的本科、专业团队与学生共同完成研究;还有的机构甚至可直接向学生提供参赛选题,以及所有所需材料。

在电商平台上搜索,还可看到不少商家打着“作品定制”“创意文字一条龙”等广告语,直接向家长学生出售现成的科创选题或作品,以及所需文字材料,价格在几百元到上千元人民币(1000元人民币约合191新元)不等。

有电商平台接受封面新闻采访时直言,现在中小学科创比赛“代做”现象普遍,“大家现在都是从网上买的”。

甚至有曾就职于某科创教育机构的员工透露,表面说是指导培训,但学生基本不用参与实际过程,甚至不必知情,就是“基本材料完成后,再让学生摆拍点视频照片,熟悉下作品重点,最后排练一下答辩的内容就完成了”。

可见,真正有求于这些“代做”机构的,反而是家长。有网民就戏称,在青创赛输掉的,往往不是输给其他学生,而是败给了其他学生背后的“代理人”。

后浪的操盘手

虽然1999年实行高校广招后,越来越多的学生有机会进入大学,但重点大学的招生名额终究有限,竞争仍十分激烈。

当优质教育资源持续紧缺,学生的升学竞争就只能不断前移至中学、甚至是小学;家长也更加内卷,从小学到高中都全力以赴投入到“教育军备竞赛”中。

甚至有个段子说:中国足球如何振兴?高考考足球就可以了。只要与高校录取相关,就一定会有大量考生和家长趋之若鹜。

早在2004年,全国青创赛曾与高考加分、高校保送挂钩,获得一、二等奖的学生向高校投档时最高可加20分。

如此重赏之下,近10年各地青创赛随即出现“天才辈出”的现象,各种造假、代做案例源源不绝。尽管2018年挂钩的政策取消,类似的现象依然存在。

虽说长江后浪推前浪,但在教育环境日益内卷的当下,前浪也在想尽办法推后浪,在教育的疆场上发起一场又一场看不见硝烟的“代理人”战争。

家长们往往看到的只是自己的“一片苦心”,但最终受害的恐怕只会是他们的孩子们。







THE END

版权声明:未经纵横网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特别提醒:如果文章内容、图片、视频出现侵权问题,请与本站联系撤下相关作品。
风险提示:纵横网呈现的所有信息仅作为学习分享,不构成投资建议,一切投资操作信息不能作为投资依据。本网站所报道的文章资料、图片、数据等信息来源于互联网,仅供参考使用,相关侵权责任由信息来源第三方承担。
本文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