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让库克跑了


来源:纵横网 浏览量(2.3w) 2024-01-12 14:47:45

投资银行杰富瑞(Jefferies)近日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苹果在中国市场遭遇重创,iPhone销量在2024年第一周出现断崖式下跌,较上年同期暴跌30%。在这种背景下,“果链一哥”立讯精密却做出了收购大动作。

2023年12月底,立讯精密以21.08亿元收购台资企业和硕子公司世硕电子62.5%的股权。世硕电子的工厂位于昆山,主要生产旧型号iPhone机种。

值得注意的是,2022年,立讯精密就在昆山建立了iPhone生产园区,该园区专门支持iPhone的开发和量产,员工规模数万人。

关于收购世硕电子工厂的战略意图,立讯精密董事长兼总经理王来春独家回应《中国企业家》,她称:“这是一个必然的结果,没有太多可分享的。”

立讯精密收购的脚步并未就此停止。2023年12月,美国半导体公司Qorvo发布公告,立讯精密计划接手Qorvo在北京和山东德州的封装测试工厂。Qorvo是一家生产射频芯片的上市公司,主要客户为苹果。

别让库克跑了_https://www.izongheng.net_纵横焦点_第1张

王来春此时强化苹果代工的产能,似乎不合时宜。

苹果一直在推动供应链的多元布局,减少对中国供应链的依赖,比如提升其在印度、东南亚等区域工厂的产能;2023年发售的iPhone 15的销量并不像预期那么乐观;库克力推的Vision Pro在今年2月发售,但销量可能只在百万级别。

立讯精密在国内密集强化布局的同时,苹果第一大代工厂富士康宣布,将在印度一个项目上投资超过15亿美元,以满足公司的运营需求。此前富士康已经宣布了在印度境内的多个项目,包括卡纳塔克邦的6亿美元项目和特伦甘纳邦的5亿美元工厂。

王来春可能是最不想让库克和苹果“跑掉”的人。根据2021年和2022年立讯精密的财报,苹果的销售收入分别占立讯精密整体的74.09%、73.28%。王来春立下重诺,10年后,单一客户对立讯精密(业绩贡献)不超过三分之一。

但和其他“果链”企业一样,立讯精密不可能放手苹果这只就在嘴边的“鸭子”。控股世硕电子以及收购两座半导体封装工厂,显示出王来春对苹果又爱又恨。

一、留住苹果

库克一手打造了中国的“果链”。

2011年,库克接手苹果,也正是那一年,立讯精密斥资5.8亿元收购了昆山联滔60%的股权,切进苹果MacBook电脑连接线的供应。伴随苹果产品的不断更新,王来春亦步亦趋,跟进收购相关业务公司。

2016年,苹果发布AirPods,结果当年,立讯精密就收购了苏州美特,为AirPods提供系统级组装服务。2021年,立讯精密收购了经纬手机的组装业务,一跃成为苹果手机代工的第二大厂商,仅次于富士康。

不同于鞋、衣服等品类的代工生产,苹果对供应链企业的扶持是全方位的。王来春曾这样描述代理AirPods的过程:

2017年1月,立讯精密接到苹果的需求,紧急评估AirPods的生产报价需求以及相关准备。这是立讯精密第一次接触这么小而复杂的系统组装产品,团队非常谨慎对待,同时也有很多的担忧。客户也深知产品的复杂性,在前期安排了规划、品质、工程等团队与立讯精密进行了多日的深度交流,从前期的厂房规划到产品的工艺设备,以及供应链等需要注意的事项。

苹果也派团队每天与立讯的团队逐项确认每个环节:设备的移转、零组件的采购、供应链的配套、产线的架设、作业人员的培训、实际试产等等。立讯精密在短短两个月内就完成第一条长达一千多米的生产线架设与验证,2017年5月开始架线,7月顺利出货,到11月已完成出货100万台的使命。

目前,苹果超过95%的iPhone、AirPods、iMac和iPad都是在中国制造的,制造这些产品的厂商有立讯精密、歌尔股份、蓝思科技、京东方等,它们享受着苹果公司带来的荣光,也让中国制造业同行羡慕。

2016年至2022年,6年间立讯精密营业收入由137.63亿元增长至2140.28亿元,增幅超过1500%,净利润由11.57亿元增长至91.63亿元,增幅达790%,股价在2020年10月高峰时超过60元,市值创下4405亿元的最高纪录。

以往,苹果公司率先开发新品,“果链”公司往往接手某个零部件,最终在某个公司实现组装。但现在,苹果对“果链”的态度正在改变——其开发的头显设备Vision Pro邀请中国“果链”公司深度参与,这是一个从零开始的革命性产品。

2023年9月,王来春透露,公司正在为2024年初上市的Vision Pro做生产准备。根据媒体报道,到了12月,因为OLEDoS显示屏的产能瓶颈被中国公司突破并进入一供,目前供应链已经做好了年产100万台的准备。

以前是王来春吃苹果的红利,现在,苹果该吃王来春与立讯精密的红利了。不管是AI PC或者是Vision Pro,在软件革命到来之际,硬件革命也会呼啸而来。

如果中国厂商能低成本、高效率地制造出苹果Vision Pro,实现苹果关于这款产品的野心设想,那么立讯精密们的日子应该还会继续好过。

但与此同时,“果链”公司也承受了巨大压力,因为除了苹果等硅谷科技大公司以及华为等少数中国公司,很少有公司能承接住如此大的产能需求。一旦被苹果“抛弃”,公司很可能在一夜之间跌入谷底,比如当年作别“果链”后,欧菲光连年亏损。

此外,苹果这棵大树也不是永远牢靠——苹果颓势已显露,营收已经连续4个财季下滑。评级机构认为,iPhone的库存水平和销量增长率见顶,这让苹果市值在2024年开年就跌掉了1000亿美元。

苹果需要和“果链”公司一起,打造一款像iPhone那样可以刺激市场的产品。

二、成为下一个“台积电”

台积电与立讯精密等果链公司都是“离岸外包”、产业链外移的产物,但台积电与科技大公司之间的关系,可能是最“平等”的。

不管是苹果公司发布3nm的M3 Max芯片,还是英伟达的H200芯片,大部分订单交由台积电制造。目前,台积电市值约为5166亿美元,接近于阿里巴巴与腾讯市值总和。

2023年前三季度,台积电实现营收496亿美元,归母净利润196亿美元。2023年第三季度,台积电的毛利率为54.3%,营业利润率为41.7%。反观立讯精密,2023年前三季度,其毛利率只有11.8%,净利率也下滑至5.31%,而在2016年的时候,它的毛利率还有21.5%,净利率为8.59%。

如今,软硬件合一的AI时代,为供应链上的企业成长为台积电式企业提供了可能性。不管硬件革命是由苹果还是其他科技大公司发起,要想将它低成本制造出来,上产能,必须依托强大的供应链、先进的制造工厂以及精密的零部件。对于台积电来说,晶圆是它的核心,而对于立讯精密来说,供应链的体系化、效率就是它的核心。

北京大学史学博士施展曾去越南考察,他发现,中国的鞋类工厂以及电子厂在越南大规模建厂,但很多原材料都要依靠从中国工厂进口,这种供应链网络的外移是溢出,而不是迁移、整体搬出。

施展在他的《溢出:中国制造未来史》一书中说,供应链网络达到某个规模后,劳动力成本和土地成本在综合成本中将大幅下降,网络的效率才是成本控制的核心。

随着AI革命的兴起,科技供应链正迎来剧烈的变动,在此背景下,科技产业链在中美两国间频繁上演并购大戏。

在美国,芯片公司博通以690亿美元收购云计算公司VMware(威睿);博世收购美国芯片制造商TSI半导体公司的资产,以扩大其碳化硅芯片(SiC)的半导体业务;高通收购以色列汽车通讯芯片制造商Autotalks Ltd.。

王来春曾提出的三个五年计划——从2021年开始,立讯精密的重点仍在消费电子领域,同时积极规划通信和汽车板块发展;第二个五年,通信和汽车领域将在消费电子市场之外有较好贡献;第三个五年,成为全球汽车零部件Tier1领导厂商。

如果从产业发展史看,消费电子、通信、汽车有合一的趋势,AI加速了这种认知共识。立讯精密的扩张也遵循这一趋势,从电子消费品到汽车到半导体领域,看似是冒险的跨界扩张,实际上是来自硅谷的需求变化引导了这一结果。王来春曾提倡把产品做宽,与时代同频共振。

王来春不喜欢代工厂的称谓,她称立讯精密是解决方案供应商,“我们立志做一个‘摆渡人’,而不是‘淘金人’。”王来春在股东大会上说。

淘金人的收成很大部分取决于运气,而摆渡人的收成完全取决于自己有多勤奋。看来,王来春和立讯精密要更忙碌,他们未来还有更多的收并购案发生。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中国企业家杂志 (ID:iceo-com-cn),作者:闫俊文,编辑:李薇







THE END

版权声明:未经纵横网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特别提醒:如果文章内容、图片、视频出现侵权问题,请与本站联系撤下相关作品。
风险提示:纵横网呈现的所有信息仅作为学习分享,不构成投资建议,一切投资操作信息不能作为投资依据。本网站所报道的文章资料、图片、数据等信息来源于互联网,仅供参考使用,相关侵权责任由信息来源第三方承担。
本文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