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岁,我在互联网当嫂子


来源:纵横网 浏览量(1.9w) 2024-03-14 17:21:16

摆满烟酒的货架前,夏美(化名)再次挺了挺胸,撩下披肩的卷发,将眼神钩向镜头。要不是她立马掏出一包利群,说了声“宝儿,尝尝嫂子的”,硬糖君还以为《大嫂》出新系列了。

这是夏美日常的短视频拍摄工作,也是今年23岁的她在互联网当“嫂子”的第二年。

想当初,夏美没能在颜值主播的激烈竞争里杀出生路,被前公司放弃后,无奈之下来到这家初创MCN机构过渡。夏美本不想久留,也没抱希望。“这里主要孵化乡镇少妇、饭店老板娘这类嫂子主播,当时很少有人走这种路线,动不动就被网友吐槽‘爷爷的关注列表’,怎么可能成功。”

但现在,夏美已经拥有百万粉丝。不止是夏美,晓庆妹妹、蔓朵等账号相继走红,吸引了大批迷妹迷弟,共同发扬起“嫂子主播”这一全新流派。

23岁,我在互联网当嫂子_https://www.izongheng.net_互联网_第1张

和很多人想象不同,她们的评论区并非大量玩梗,也没有冷嘲热讽,这里充满“一流的嫂子,二流的演技,三流的剧本,还有无耻下流的我”的真情表白。

而比起夏美当初的半信半疑,该MCN公司的创始人文涛(化名)始终坚信,制造“嫂子”会是一门好生意。

他很早就留意到,经历过几轮激烈的性别对立洗礼后,直播、短视频里早已没有满园春色,“只剩下颜值、美食、吃播几个热门品类”。在当下性别议题敏感的互联网世界里,“嫂子”有望以柔和、缓冲的方式别开生面。

文涛没看错。截至目前,其MCN公司孵化的嫂子账号里,百万粉丝以上的有4个,五十万粉丝以上的有9个。硬糖君了解到,还有其他MCN机构也在尝试孵化嫂子主播,数据同样出色。

郭德纲说,嫂子真白;果郡王说,嫂子脚真白;而俗话又说,老嫂比母。嫂子可以是最暧昧的,也可以是最坦荡的,甚至是可以同时容纳男女情绪需求的。

有点嫂子味儿

作为一种可以上下兼容的女性形象,嫂子既能散发母性光辉,给缺爱大哥送去温暖慰藉;也拥有姐姐的成熟魅力,能给躁动少男多些抚慰包容。

而其创作的最大难点,是在真真假假之间找到微妙平衡,让主播拥有恰到好处的嫂子味儿。据文涛介绍,他们最初尝试过让真嫂子上播,效果一塌糊涂。“嫂子还是假的好。真嫂子已经参悟婚姻、看清人性,遇到一些现实问题就容易露馅、原形毕露,感觉随时可能开始男德教育。”

也不能是《狂飙》里陈书婷那样的大嫂。这两年走大女主路线的主播太多,吸引到的多是女粉丝。她们更适合通过广告、带货的方式变现,没办法收割男性用户。

如果嫂子主播也走路带风、独立自主,那就无法缓解男性粉丝的内在焦虑,做不成这门差异化的生意。

在文涛看来,制造“嫂子”的关键是必须认清一个现实:即服务对象主要是普男。这里的“普男”可以是年轻且尚未成功的男生,也可以是下沉市场的中老年男性,具体画像则会随着平台变化。“任何年龄段的帅哥或高质量男性都能得到女性的宠爱,不要指望这些群体能养成付费习惯。”

而普男们审美大抵相似,无非在品味上有所差距,这使得制造嫂子拥有了一套可反复使用的模板。比如取名不能太网红风,比起李子柒、易梦玲、痞幼,还是晓庆妹妹、芳芳姐姐等昵称更接地气。再比如颜值不能太逆天,太美反而让人觉得无法高攀,这一点在夏美身上得到了验证。

再有剧本的尺度也有讲究。文涛表示,即便粉丝心里明白自己在追假嫂子,大家也不能在内容上瞎糊弄。“早年的嫂子主播纯纯硬拗造型,太浮夸就会被网友当成奇葩、搞笑女,没办法做成正经生意。”

文涛的团队会根据用户喜好及时调整主播人设。去年流行火锅店、酒吧的嫂子经理,他们专门租了类似场地来拍摄。今年流行粮油店、小卖部老板娘,他们又开始搭建相应主题直播间。

但无论哪种类型,都要注意过犹不及。此前短视频流行农村少妇,某些创作者每天拍的、聊的都是养鸡喂猪,过于真实的模仿导致主播的性张力极大降低,吸粉效果也大打折扣。“那还不如直接做三农主播。你看东北雨姐也是嫂子,但粉丝对她只有敬畏崇拜,生不出一点邪念。”文涛说。

为了给直播引流,嫂子主播日常也要进行短视频创作,夏美跟风过“丈夫外出打工”“留守农村少妇”等系列内容。在这类剧本里,工具人丈夫的存在会让粉丝觉得更刺激、更带感,用网友的话说,“嫂子是我们的,但又不是我的,背德感有了”。

嫂子人设逐渐流行,很多创作者甚至剑走偏锋,开发出了“想要俏一身孝”“植物人老公”等新剧本。在文涛看来,这些内容虽说足够吸睛,但有突破底线、过度炒作的嫌疑,存在极大的翻车风险,“只要抓住粉丝的核心需求,其实用不着玩火。”

在他看来,直男粉丝的审美乏味得很,其实就是土中带欲,但以前能完全迎合这种需求的主播少之又少。制造嫂子能成为一门好生意,关键就是在填补这种生理需求的基础上,提供更多情绪价值。

嫂子虽假,情绪是真

但在互联网当“嫂子”这件事,无论是给偶像还是给普男,都有不小的舆论风险(偶像的女朋友常被戏称为粉丝的“嫂子”)。夏美最近就又被“打小三”了。

起初是一位男粉丝的女朋友找上门来,在直播间、私信里声称自己被绿,要讨伐夏美这个第三者。夏美遇到过几次类似情况,只要无视或者沉默,战火一般不会真烧到自己身上。

但这位女生一顿无效输出后,愤怒地在社交媒体挂了夏美,引来大批愤慨网友点评、吐槽并献策。夏美印象最深的一条评论是,“主播长了一张好人脸,没想到这么不老实。男的咋想的,女朋友好看多了,还招惹网络狐狸精。”

公允地说,夏美的长相确实接地气。不够性感蛊惑,也不够甜美灵动,胜在亲切温暖,说起话来让人如沐春风。她的短视频也没有太多花活,就是在几个固定场景里围绕“来跟嫂子贴贴”讲两句。

夏美告诉硬糖君,她的视频拍得还算有点荤味儿,其实私下聊天更有分寸,只会跟男粉们分享最普通的日常生活。“直播的时候热情,私聊的时候高冷,在忽冷忽热遮遮掩掩里自如切换,用户才有反差感。”

况且,粉丝也只是想找人说话抱怨,在她这里得到些许情绪价值。不止一位男生跟夏美吐槽,女朋友经常为了一点小事就发帖求助,再拿着网友的建议来自己这里提要求、立规矩。但凡有没能满足的地方就较真,甚至给自己贴上精神出轨、PUA一类标签。

这回被挂,夏美再次感受到了男女思维的差异。那位杀上门的“正宫”反复提到,男友对自己都舍不得花钱,却给主播打赏如此多礼物,“我就是被白嫖的恋爱脑”。而在此前,夏美曾听男方说起准备礼物时,女方经常因价格、款式未符合预期大吵大闹,久而久之,他就变得抗拒送礼这件事。

据夏美说,这位男粉其实没关注她多久,前后打赏的礼物加起来也不过千把块,但她依然会在直播时给足尊重。在她看来,自己这种腰尾部女主播很难找到能当长期饭票的大佬,“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捧个人场。只要脸熟的,我都会报以得体的感谢,做好关系维护。”

再有,乡镇小老弟是嫂子主播的粉丝基本盘,打赏的钱虽然不多,但胜在忠诚度高,几乎每天都会来互动,能给直播带来稳定热度。“维护起来也不费心力,他们需要的不是性,而是一种摆脱现实焦虑的心理满足。成功也好、落魄也罢,都可以来跟嫂子说说话、聊聊天。”

夏美充当过一次又一次的忠实听众。对于大多数男粉丝,她只需要做到这个程度,就已经比身边人、枕边人贴心太多。

但凡有点人气的嫂子,手里都握着半部男性心理学,别名儿童心理学。这正是她们最迷人的地方。

男女粉丝,各取所需

刚决定批量孵化嫂子主播时,文涛很难找到合适的人,“来的都是夏美这种玩票的”。但他始终坚信这个品类能火。

底气来自他的工作经历,以及对男性向内容市场的充分调查。创业做MCN机构之前,文涛是某社交产品的活动运营经理,负责设计和策划针对会员用户的活动方案。

据他描述,这份工作没什么技术含量,却获利颇丰。“它的大众知名度低,主要服务男性用户。机器人搭讪、真人聊天、直播收费,割了一批又一批会员,充值情况好得超出想象。”

“市场不缺女主播,也不缺擦边女主播。但以往这些类型的主播,主要还是面向年轻的、圈层的市场。她们活跃在某些游戏平台,没能照顾到更广大的普男。”文涛解释道。

与此同时,他发现该社交产品投放信息流广告时,嫂子形象明显比网红美女更具吸引力。种种迹象让文涛看到了中国男人的寂寞,这个群体需要文火慢烧心中积郁,而嫂子就是最好的载体。

他的团队也走过一些弯路。曾因拍摄性暗示过于明显的视频,遭到网友举报和平台处理。几番摸索下来,文涛意识到要把制造嫂子这门生意持续做下去,必须要采取更含蓄的创作方式。“稍微媚一点就好,别照着苍井空、波多野结衣整活儿,粉丝还更吃欲说还休这套。”

意外之喜是,得益于这种创作思路的转变,越来越多女性用户开始喜欢嫂子主播,甚至享受调戏嫂子的权利和轻微的霸凌感。

夏美的女粉丝占比将近四成,她们虽然不是打赏礼物的主力军,但在制造话题和曝光量上发挥着不可忽视的作用,玩出了“嫂子开门,我是我哥”的热梗。

对于这种现象,文涛认为是大势所趋。“现在的短视频、直播就像一个巨大的电子青楼,奶狗、肌肉男争奇斗艳的场面已是司空见惯,无差别凝视男女让原本异常激烈的性别议题又变得宽松起来。这就让曾经不被待见的设定变得流行,嫂子、娇妻都是其中一种。”

当然,为了服务两性粉丝,嫂子主播也会在直播技巧上推陈出新。比如文涛团队策划直播前会在男性向社区里找戳心的话题,再添油加醋进行转述,给女性用户制造吃瓜的快乐。“每次连麦安慰被绿的男粉,直播间最活跃的总是年轻女生。”

对于女粉丝来说,嫂子是一个制造快乐源泉的吃瓜福地。对于男粉丝来说,嫂子是一个提供情绪价值的性幻想对象。当嫂子主播成为能容纳两性情绪的容器,这门生意也就成了。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娱乐硬糖(ID:yuleyingtang),作者:刘小土,编辑:李春晖







THE END

版权声明:未经纵横网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特别提醒:如果文章内容、图片、视频出现侵权问题,请与本站联系撤下相关作品。
风险提示:纵横网呈现的所有信息仅作为学习分享,不构成投资建议,一切投资操作信息不能作为投资依据。本网站所报道的文章资料、图片、数据等信息来源于互联网,仅供参考使用,相关侵权责任由信息来源第三方承担。
本文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