淀粉肠“塌房”一周,小摊主们怎么样了?


来源:纵横网 浏览量(1.4w) 2024-03-24 19:15:17

3月20日晚上6点,北京市朝阳区某地铁口。

卖淀粉肠的刘姐喊站在一旁的老公:“给我再拿两根‘火山石肠’!”

“火山石肠是纯肉的,我这几天紧急上的货,我寻思这不是淀粉肠出事儿了,加一个这个,看看有没有人买。”刘姐边烤边说。

3月15日晚上,她刷到“淀粉肠塌房”热搜,吓得第二天不敢出摊:“我这几天一起来就是刷手机,看看到底啥情况。昨天看到好像澄清了才敢继续卖,但昨天生意也不好。以前好的时候一天能卖一百来根儿,昨天几乎就没人买。”

“淀粉肠塌房”的消息随着3·15晚会一起登上热搜,大量转发里称“淀粉肠以‘鸡骨泥’为原料,而鸡骨泥用于添加在宠物粮,人不建议食用”,直接粗暴地让淀粉肠和“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画上了等号。而几天后,又有大量账号“辟谣”,解释说个别不符合标准的淀粉肠并不代表所有的厂商都是如此,而鸡骨泥也并非“人不可食用”的原料。

淀粉肠被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而烤肠小摊主们的心也随之跌宕起伏。

我刚创业,它就“塌房”了

35岁的刘姐和老公都是黑龙江绥化人,一起来北京七年。孩子今年八岁,在老家由婆婆带。白天刘姐干保洁,老公送外卖,晚上一起出来摆摊卖淀粉肠。刘姐烤肠,老公在不远处备货和盯梢。

盯梢是因为有时候城管会来驱赶,他们也早已习惯。淀粉肠卖了快两年,这是他们第一次遭遇真正的危机。

“攒点钱可费劲了,北京房租也贵,我平时化妆品都不买,我俩吃饭也是对付。这淀粉肠一出事儿,我可闹心了。”刘姐说。

做小本生意的摊主们对突然的变故显得很无奈。在北京通州区的一条夜市里,51岁的莉姨和老公刚刚摆了几个月淀粉肠摊。去年下半年,儿媳妇生了孩子,他们从老家山东来到北京,白天帮上班的小两口照顾孙子,晚上为了尽可能少打扰他们,也想找点事儿干,莉姨夫妻俩便出来摆摊。一开始她不好意思吆喝,但时间长了,她会主动问经过的年轻人:“来根肠不?五块钱两根。”

“本来就是赚个生活费的水平吧,前几天人特别少,剩了挺多肠。这活儿不好干,有油烟,冬天还冷,我们这调料都是自己做的,白天备料也费时间。”莉姨说。在北京摆摊不是长久之计,等到孙子上幼儿园,她就打算回老家。

但刘姐还年轻,感觉还能在北京干上十几年,因为老家还有孩子要养,房贷也得月月还。我问刘姐,以后不打算攒点钱,做个有店面的生意吗?刘姐说:“别提了,我可不干了。以前在档口卖过熏鸡,也开过麻辣串小店,但是前两年给干黄了,赔了十来万。”

下班晚高峰,从地铁口涌出的人群经过刘姐的烤肠摊,不少人会停下看看。刘姐有点尴尬地跟一位走上前看的人主动解释:“都澄清了,我们都是进的大品牌的货,放心吃。”但那个人看了看,还是走了。

“不买行,别骂人”

在突然上热搜之前,“摆摊卖淀粉肠”一度是互联网社交平台上的热门兼职推荐。不少年轻人都曾心动。

家住成都的小张刚大学毕业一年。起初她在教培行业,但加班严重,觉得心累,又总是刷到“摆摊兼职”攻略。于是去年年末,她冲动之下决定裸辞,摆摊卖淀粉肠。

她和朋友在网上花700多元购入了全部设备和一批原料。每根肠成本1.2元左右,她们在家附近小学门口每天摆摊一小时,3元一根,一天大概能卖50根。有时候赶上周边有露营活动,她们也过去卖,销量比平时好不少。

几个月下来,小张感觉自己赚的钱和上班时候差不多,她原本规划是以后白天在家里接一些文字类工作,傍晚出来摆摊做兼职。

淀粉肠“塌房”一周,小摊主们怎么样了?_https://www.izongheng.net_健康_第1张

(图/微博截图)

“不敢卖了,我也不知道真假。万一真有什么问题,也不能卖给小孩吃啊。”小张打算停掉淀粉肠的生意,转而试试卖自制的柠檬茶。

上班族小婉同样看中了兼职的风口。她刚刚在小学门口摆摊八天,每天下班后都飞奔到外面,但这门生意好像还没开始就被迫宣告结束:“昨天崩溃了,收摊时蹲在路边哭了很久,才卖了11根,感觉人生好无望啊。”

相较于现实,网上对淀粉肠的“讨伐”似乎更加激烈。家住吉林的视频博主“李掰掰摆摊记”平时主要拍摄摆摊卖淀粉肠的日常。他说,淀粉肠热搜出来后,他账号的评论区和私信里涌进来许多负面言论:“什么难听的话都有。有人直接说‘还卖淀粉肠,没良心’,有的说 ‘淀粉肠狗都不吃’。”消息多得视频平台都发消息,询问他是否被网暴。

淀粉肠“塌房”一周,小摊主们怎么样了?_https://www.izongheng.net_健康_第2张

李掰掰的摊位。(图/受访者提供)

李掰掰摆摊的地点离学校很近,因此近几天他还被一些学生家长举报。有关部门来调查时,李掰掰出示了相关的从业证件和食品检测报告,才被允许继续经营。

李掰掰犹豫要不要换个品类,做汉堡或者火鸡面。但他认真查询了网上关于淀粉肠事件的详细说法,想了想还是没换:“我又没错,为什么不能继续卖呢?”他希望大家可以更理智一些面对这一争议:“一些网友开始无脑骂人,去直播间攻击摆摊卖肠的大学生。很多人真的只是跟风地骂,并不想了解真实的情况,也不关心具体哪个厂出问题。我觉得真正应该整治的是网络环境。”

淀粉肠“塌房”一周,小摊主们怎么样了?_https://www.izongheng.net_健康_第3张

(图/抖音视频截图@李掰掰摆摊记)

后来李掰掰也想开了,他觉得能搞清楚真相的人不需要多说。最近几天,他摆摊时会主动和顾客调侃:“来根‘骨泥肠’啊?”

除了淀粉肠摊主,受到影响的还有各大淀粉肠的生产厂商。市面上淀粉肠的主要供应厂商包括双润、夫宇、开开、芮源等等。厂商们出于“求生欲”纷纷开始直播澄清:山东某淀粉肠厂的董事长直播自己吃淀粉肠;各家品牌公开自家淀粉肠的配料表、食品检测报告,称其中未使用骨泥;也有厂家实时直播工厂里的生产流程……但这些直播间大多人数寥寥。

夫宇淀粉肠的一位下游经销商说,“淀粉肠塌房”的消息出现后,他的个人销售量比过去减少了近三分之二,仓库里的货都被迫囤积着,很多老客户一下子不敢进货了。

另一位淀粉肠经销商在朋友圈里发消息:“库存堆积,厂家开始接受退货。”

“肠妃”回宫了吗?

“我都看了,人家3·15晚会根本没有说过淀粉肠这个事儿,是一个网上的报道被一些美食博主转发。我听顾客讲,那个用泔水、用回收的骨头做的,都是谣言。我这个肠的厂家,现在都拍视频发到网上了。我都寻思,要不我也贴一个检测报告在这?”刘姐说。

在粗制滥造的“垃圾新闻”充斥互联网的当下,谣言会以极快的速度冲垮某个行业与相关人群。一句“骨泥不能给人吃”非常容易激起人们的抵触情绪,但要解释和自证,为淀粉肠重新争取一个普通路边食品的位置,可能得花费不少口舌。

刘姐也看明白了:“我也不能来一个人说一遍,显得挺心虚。我看今天这生意也恢复了一些,挺多老顾客还是会买。”

淀粉肠的确没有出现在3·15晚会当中,而是始于某媒体在3月15日当天发布的一篇文章。在这一天发布的与消费质量相关的内容,都可能引发特别的重视和恐慌。文章提到,河南某淀粉肠厂工作人员表示“淀粉肠里很少有肉,都是用的鸡肉或鸡骨泥”。文章称,以“鸡骨泥”为关键词上网搜索,基本都是宠物商家在卖,商家表示不建议人吃,这一消息迅速被发酵成“淀粉肠塌房”的热搜,随后又有网友补刀:“骨泥都是饭店剩下的骨头渣、屠宰场的边角料制作的。”

很多人指出,这篇掀起巨大波澜的最初报道里,针对“鸡骨泥”的指控似乎是抓错了重点。

《中国食品报》在3月18日发布视频称,“鸡骨泥”的标准名称为“机械分离肉”,是国际上广泛被应用在食品中的原料,宠物食品的骨泥原料标准和人食用的标准也完全不同,并列举了食品研究领域的相关论文。

至于淀粉肠,作为一种常见而廉价的食物,真正需要严肃关注的并不是“骨泥”概念,而是淀粉肠加工厂的生产和储存环境,产品的理化指标是否合格,等等。

全国肉禽蛋制品标准化技术委员会秘书长刘振宇表示,标委会将开会研究是否要制定淀粉肠国家标准,后续会向公众发布结论。

淀粉肠“塌房”一周,小摊主们怎么样了?_https://www.izongheng.net_健康_第4张

(图/抖音视频截图@李掰掰摆摊记)

风波似乎已经结束,健忘的网友开始转而恭迎“肠妃回宫”,但对摊主们来说仍然是一个严肃的问题。他们还在犹豫,等着淀粉肠不再被污名化的那天。

晚上八点半,刘姐收摊回家,她觉得今天卖得还行,但突然一脸严肃地问我:“本来我都想转行了,章鱼小丸子你们现在还爱吃不?”

校对:遇见

运营:嘻嘻

排版:梁柠彦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新周刊”(ID:new-weekly),作者:崔斯也







THE END

版权声明:未经纵横网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特别提醒:如果文章内容、图片、视频出现侵权问题,请与本站联系撤下相关作品。
风险提示:纵横网呈现的所有信息仅作为学习分享,不构成投资建议,一切投资操作信息不能作为投资依据。本网站所报道的文章资料、图片、数据等信息来源于互联网,仅供参考使用,相关侵权责任由信息来源第三方承担。
本文地址: